• 協作者是誰

     

    協作者:團結協作 助人自助的典范

     

    “這是一個充滿選擇與機遇的時代,也是一個容易迷失信仰與方向的時代,生活在容易讓人安逸與墮落的都市,保持心靈的安寧,知道自己走向何處——沒有什么比這更重要的了。”     

    協作者創始人——李濤

     

    2003年春天,我們幾個青年人在東五環外的一間出租屋里,簽下生死狀,開始了抗擊“非典”(SARS)農民工緊急救援服務,由此,全國最早的民辦社會工作機構之一——北京市協作者社會工作發展中心(簡稱“協作者”)誕生。

    我們之所以叫“協作者”,是堅信:每個生命都有尊嚴,每個弱者都有力量,因此,以“團結協作 助人自助”為服務理念,一方面與政府、企業、NGO及志愿者廣泛合作,構建“服務創新-研究倡導-專業支持”三位一體的服務體系,另一方面協助困難群體從受助者成長為助人者。經過18年的努力,協作者創新出“團結協作 助人自助”的專業服務模式。

     

    協作者的主要做法和成效

    一、協助困境人群解決實際問題的同時,提升其助人自助的能力

    協作者組織社會工作者和志愿者開展困境救助、能力建設、權益保護、社區照護等社會工作專業服務活動,綜合回應包括農民工、流動兒童及孤寡老人的現實困難的同時,提升服務對象的自我服務和社區參與能力,逐步成長為服務社區的志愿者。

    經過18年努力,協作者從最初1名沒有工資的專職人員,發展到40多名全職工作者,其中有一半以上的的同事在團隊工作5年以上;建立起由60多名專家構成的顧問團隊,已為近116萬人次困境人群在內的各類群體提供了專業服務,并培育了14579名志愿者。

    “協作者的服務證明,鼓勵農民工參與社會工作,能夠使社會工作隊伍建設在普通人當中產生原動力,使社會工作在真正有需要的人群當中發揮作用,也與社會工作的本質更為貼近。”(工人日報,2010年10月27日報道)

     

    二、在服務過程中開展行動研究,為社會治理創新獻言獻策

    協作者突破草根組織局限于微觀服務的瓶頸,在服務基礎上開展行動研究,承擔了2009年民政部“社會工作人才服務農民工問題”課題(課題編號:2009MZABR46),2012年民政部“志愿者培育與發展機制研究”課題(課題編號:MZ2012ZYZ—5002),2015年民政部“基層社會治理中的社區、社會組織與社會工作互動機制研究”(課題編號2015MZR0252702)等課題研究工作;發布了41個研究報告,出版了9本圖書;參與了《全國社會工作職業道德規范指引》、《社區社會工作服務指南》、《社會工作服務項目績效評價標準》、政府購買社會工作服務等多項社會政策和標準的起草制定工作,并召開了“全國農民工職業安全與健康權益保障研討會”“全國農民工公共政策改革與服務創新研討會”“全國農民工社會工作服務創新研討會”等四屆全國性研討會議,與傳統會議不同的是,農民工和流動兒童不再只是作為“被研究的對象”,而是作為會議代表在大會中做主旨發言。

    三、在服務實踐中總結提煉本土經驗,助力社會工作與社會組織行業發展

    協作者認為,任何組織的服務范圍和能力都是有限的,如果不能在服務的基礎上有效總結推廣經驗,服務的價值就會大打折扣。2007年開始,協作者服務模式已被成功復制推廣到長三角、珠三角地區、山東半島和中部地區。在中國流動人口輸入、輸出最密集的五個區域分別建立了“北京協作者”“南京協作者”“珠海協作者”“青島協作者”“江西協作者”。五地協作者各自獨立,彼此形成戰略合作網絡,相互支援。其中,北京協作者、南京協作者及珠海協作者均被民政部評為“全國社會工作服務示范單位”。2010年6月,北京協作者成為北京首家由市民政局直接主管的兼具服務性、倡導性和支持性的民辦社會工作機構,被媒體譽為“一個草根組織的華麗轉身”(公益時報,2010年8月4日),開展北京市第一個“三社聯動”試點示范項目;作為第三方對承接政府購買社會組織項目的監測評估工作,并創新出“支持性監測評估模式”。截止到2020年,為全國約6.1萬名政府干部、社區工作者、社會組織領袖/工作人員、志愿社團領袖/志愿者開展專業培訓。

    2015年,受北京市社會團體管理辦公室委托,北京協作者承接北京市社會組織發展服務中心建設與運營項目,為全市4000多家市級社會組織提供專業支持服務,并統籌引領市區街三級社會組織培育孵化平臺建設工作。協作者創造性地將“團結協作  助人自助”的模式引入培育孵化工作,組建了涵蓋法律、財務、品牌建設、人力資源和公益導師在內的公益資源聯合體,為社會組織提供自助式服務;并建立了“邊界清晰、優勢互補、良性互動、協作支持”的政社合作模式,作為經典案例被收入《中國社會組織藍皮書(2016-2017)》。

    18年前,當社會工作與社會組織不為人們所知時,協作者以艱苦行動開啟了本土模式的探索;18年后,當社會工作與社會組織成為社會治理的重要戰略舉措時,協作者不忘初心,依然深深扎根基層,陪伴每一個“弱者”成長,助力其擁有發展自我、溫暖他人的力量。

    “協作者的發展改寫了權威們認為的草根NGO只能‘被能力建設’的傳統觀念,證明了中國本土草根NGO完全可以通過自身探索成為具備專業水平的組織。” (京華時報,2010年8月2日)